登录注册 寻奇网欢迎您!在旅行中寻找最年轻的自己。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旅游景点 > 

2019年哈尔滨文庙开放时间

编辑:zhf 时间:2019-11-22 14:45:33 浏览量:

哈尔滨文庙拥有近百年的历史,虽然是民国时期的建筑物,但是依旧包含了诸多沧桑的历史故事,大家可以在这里感悟千年的中华文明的精髓,下面给大家分享2019年哈尔滨文庙开放时间一览。

哈尔滨文庙开放时间:

夏季8:30-16:00;冬季8:30-15:30周三闭馆

2019年哈尔滨文庙地址:

哈尔滨市南岗区文庙街25号

出了极乐寺不远,就是熙熙攘攘的闹市,在摩肩接踵的人群中低头且思且行,穿梭良久,感觉身边逐渐少了烦躁、多了清爽,再抬头时,蓦地发现周边的车与人都已渐稀少,左侧一片古建筑雕梁画栋却近至眼前。

2019年哈尔滨文庙开放时间

文庙是古时尊孔祭孔的场所,各地几乎都有,但屈指算来,在全国各大城市中仍残存如此庞大和完整的,还是凤毛麟角,哈尔滨恰是一例。

这里始建于民国时期,历史不足百年,但这百年中的风雨与战乱,足够让这里破败和凋敝了。所以,最近这段日子,文庙一直在修葺,倒少了些沧桑。

不过,文化记忆毕竟还是能够穿越千年的时空。我是山东人,加之对传统文化的热爱,孔孟之道相对了解的还是比同龄者略多些。

走过楷书写就“德配天地”的牌楼向右转去,我看到孔子塑像、东西配房,庭中有大树,两侧有廊庑,西面可宴飨,东首可宰牲。说实在话,所有的形制,各地都大同小异,但在遥远的中国最北端见到,还是感到一丝惊喜。

2019年哈尔滨文庙开放时间

前些年略读过《论语》、“周代三礼”、《诗经》、《周易》等与孔子相关的传统文化书籍,都是浅尝辄止,未能深究。

不过,在家庭、社会与学校的三重教育下,“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”还是在脑海中深深烙印,我知道,儒家文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确实占有最为重要的地位,以至于诸子百家相对孔孟都显得过于渺小与萎弱了。

在春秋战国的现实世界中,当然不是如此。我喜欢老庄、韩非子、列御寇……,《南华经•内篇》中的“秋水”至今还能背诵,《韩非子•五蠹》开篇的神话积淀厚重,凭虚御风的列子的寓言令我神往。

孔子在杏坛讲学,弟子三千,贤者七十有二,但他的主张,当时不过与道、法、墨、阴阳等并列,是汉董仲舒的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才确立了仲尼儒家学说的正统地位,这一下子,就影响了中国两千年。

大成殿中,孔丘正襟危坐,众弟子在周围侍立,这些名字,耳熟能详,颜回、子路、闵损、曾参……。

几千年了,无论多坚实的土地都无法阻挡他们肉身的腐坏,但一部《论语》,就将他们的名字牢牢镌刻。

崇圣祠供奉宗族的牌位,庄严肃穆,他们的名字古奥如孔丘之父叔梁纥,甚至让我的记忆都隐隐约约模糊了,还好,他们都存在于中国的文化记忆中,能让后世继续景仰。

最近几年,对于禁锢中国人思想的儒学总是持批判态度。我相信中国人自宋明理学始进一步将儒学发扬光大,但也从此限制了中国人的思维,从此更加厚古薄今,难以接受外来的新鲜事物。

我知道清朝开修铁路时要员们怕动了风水、引入照相术时高官们担心摄了魂魄,年轻的皇帝想学习骑单车也要受到大臣的阻挠,因为一切都要合乎礼法、遵从祖训。

他们愚昧,深信使用法术就能抵挡坚船利炮的冲击;他们麻木,在自己的同胞惨遭屠戮时选择了袖手旁观;他们可悲,把旺盛的精力投入了尔虞我诈;他们可恨,将经济发展的萌芽在初期就进行了扼杀。

先于哥伦布几十年,中国的船只在郑和的带领下远渡重洋,但至1840年鸦片战争,中国与西方列强的差距已不可以道里记,就在这段时间里,中国落后了。

日本在发展过程中选择了明治维新,走上了富国强兵的道路,但同为19世纪的洋务运动、戊戌变法对政治体质根本不敢触及,其他也就无从谈起,中国注定被欺凌。

2019年哈尔滨文庙开放时间

其实,儒家思想影响下的国民至今没有本质上的改变。他们深信“阴阳五行是古人最大的智慧”。

他们不知道科学不分国界,强调“东方科学不可以用西方科学的标准来衡量”,痴谈现代科学所以不承认阴阳五行是因为会被中国文化颠覆。

他们深信生吃茄子、泥鳅可以治疗疾病、大师用气功可以扑灭森林大火、改变原子结构……,他们世世代代昏睡,不能也不愿意醒来,不知道自己的言行不仅没有帮助中国,而是拖了科技发展的后腿,长此以往,中国将持续落后下去。

“位卑未敢忘忧国”,每念至此,我总是热血沸腾、热泪盈眶,但有心无力,只能空自慨叹了。

孔子当然无罪,他的观点和教育毕竟开了时代之新风,“有教无类”对我们的影响尤其巨大,与其他诸子相比,他被后世抬上了神坛,自此高高在上。

是他的继承者们用被扭曲了的所谓“儒学”抵制社会的发展,这是我个人无法接受的。我热爱传统文化、保护传统文化,但某些传统文化让人们形成的思维定势确实不利于科技的发展,只能让它们进入博物馆、纪念堂,让人们凭吊了。

离开文庙,要顺义路走出“道冠古今”的牌楼,这仍是追思孔子。来到这里,我同样在怀古,必然不是怀念常常考虑的大汉文章、盛唐气象,也像大家一样继续向前追溯,来到春秋的风雅。

如我能步入一条时光的隧道,穿越回两千五百年前追随仲尼,定要帮助他丰富《论语》,使后世在解读和分析那些文字时能始终求新求变,而不是盲目崇古崇先,那么,当今的中国一定是另一番模样。

当地美食

留言跟帖

(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立场)

网友评论